用户名:密 码:注册|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| 返回财经窝首页

当前位置 > 首页 > 财经要闻 > WTO前总干事拉米:若美国退出 WTO可以更名为ITO

WTO前总干事拉米:若美国退出 WTO可以更名为ITO

发布时间:2019-03-21 18:41来源:凤凰彩票网采集侠字号:

  (原标题:专访WTO前总干事拉米:如果美国要退出,WTO可以更名为ITO)

内容来自dedecms

  本报记者 郑青亭、姚瑶 北京、上海报道

copyright dedecms

  “如果特朗普想要退出WTO,我们就必须认真考虑一个没有美国的WTO。因此,未来我们可能将用‘国际贸易组织’(International Trade Organization)来替代‘世界贸易组织’(World Trade Organization)。”世界贸易组织前总干事帕斯卡尔·拉米(Pascal Lamy)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说。 本文来自织梦

  至于特朗普的话有几分真意,拉米认为很难判断,但恐怕有几方面的可能:第一,特朗普还没有考虑清楚,因此立场左右摇摆;第二,特朗普要通过恐吓增加谈判筹码,实际上还是要留在WTO;第三,特朗普已经下狠心要退群,只是时机还不到。

dedecms.com

  “特朗普发动的一系列保护主义措施,特别是针对中国和欧盟的,违反了WTO规则。”拉米强调,WTO成员必须要对这些举动做出反应。他强调,中欧应该根据WTO规则将美国告上WTO法庭,让WTO的裁决纠正美国的错误。 dedecms.com

  在当前紧张的贸易形势下,越来越多的国家呼吁推动WTO改革,拯救岌岌可危的多边贸易体系。在拉米看来,WTO改革应该优先解决两个问题——升级贸易补贴的规则和打破上诉法庭的僵局。尽管有很多贸易代表认为,WTO改革是十分复杂的问题,但拉米乐观地认为,解决上述两个问题仅需要180天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  拉米曾在2005年到2013年期间连续担任两届WTO总干事。如今,他在欧洲一体化智囊团“我们的欧洲”(Notre Europe)担任名誉主席,最近还被聘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特聘教授。今年12月,他先后在上海和北京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专访。

dedecms.com

  WTO需要“系统性改革” 本文来自织梦

  《21世纪》:现任WTO总干事阿泽维多表示,在当前保护主义浪潮的威胁下,全球自由贸易正面临自1947年以来的“最严重危机”。你怎么看? 内容来自dedecms

  拉米:我会加上一些限定条件。数据显示,全球贸易状况良好,但新贸易保护主义立场带来了威胁。只有未来才能证明,我们是否可以屏蔽这些威胁、全球贸易体系是否能够抵御这种不稳定。我想现在说还为时过早。当前的优先工作应该是积极地捍卫和加强基于规则的多边交易体系。

copyright dedecms

  《21世纪》:特朗普在过去两年中采取了一系列的贸易单边行动。哪一个最让你担心?

copyright dedecms

  拉米:所有措施都很让人担心,因为这代表了一种对贸易的错误认识,不论是在理论层面,还是在实践层面。他相信,进口不是好事,出口才是。这是错的。他发起了一系列保护主义措施,特别是针对中国和欧盟,这些措施违反了WTO规则。这是非常危险的,需要WTO成员做出反应,毕竟开放贸易让许多人都受益。

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我们也承认,开放贸易通过提高效率带来巨大好处的同时,也给一些人带来了巨大痛苦。事实是,对于那些受全球化和贸易开放冲击的人,美国的社会制度未能解决他们的痛苦。这不是一个国际问题,而是美国国内的问题。保护主义不会解决这些人的问题,只会降低美国的经济效率。这就是为什么金融市场不喜欢保护主义的原因。 内容来自dedecms

  《21世纪》:对于眼下发生的反全球化的趋势,你认为情形会进一步恶化吗? dedecms.com

  拉米:世界格局的调整一定是一个非常颠簸的过程,有一种看法把目前的中美关系类比19世纪末期德国和英国的关系,但我并不认同这种看法,因为目前全球联系的紧密程度已经不可同日而语。如果就现阶段的全球化程度而言,真的要发生去全球化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。在20世纪,世界经济发生了两次去全球化,我想这在21世纪不会重演。经济的全球化程度已达到了在面临政治摩擦时非常具有韧性的阶段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《21世纪》:在2005-2013年之间,你连续两次出任WTO总干事,当今的全球宏观经贸环境和当时相比发生了哪些变化?

内容来自dedecms

  拉米:在部分西方世界,公众舆论对于贸易的支持度没有过去那么高了,具体而言就是在自由贸易当中失利的那部分人,他们更为直言不讳。尤其是在美国,这部分人没有被妥善地照顾到,这也是特朗普当选的部分原因。但这些问题的根源并不在于全球贸易体系,而在于本土。在贸易不断开放的过程当中,本土系统该如何安抚随之在社会中出现的不安。这部分问题超出了WTO的职能范畴,WTO可以做的是通过调整来强化整个体系。在我看来,特朗普在很多事情上的看法和做法都不对,但他做对了一件事情就是WTO需要改革。自1994年以来,WTO规则有过一定的进步,但并没有进行过系统性的调整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  如果美国要走,WTO可以改名为ITO 织梦好,好织梦

  《21世纪》:特朗普以维护“国家安全”为由对进口钢和铝产品加征关税,实际上扩展了WTO允许但很少使用的“国家安全例外”条款的定义。美国这一做法会对WTO的裁决带来什么潜在的影响? 内容来自dedecms

  拉米:在我看来,那些被美国不恰当地以国家安全为由加征关税的国家,正在WTO起诉美国。欧洲和中国都在这么做。因为当一个国家违反WTO规则时,你就必须在WTO提告它,通过裁决让它知道,它没有按照规则行事,必须要改正做法。WTO是一个以规则为基础的体系。如果你觉得谁犯规了,你就去告他。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《21世纪》:但如果WTO判美国败诉,不是会让美国铁了心离开WTO吗? 内容来自dedecms

  拉米:如果每次美国败诉就能威胁离开WTO,那就意味着他们不会把遵守规则放在心上。如果特朗普想要退出WTO,我们就必须认真考虑一个没有美国的WTO。因此,未来,我们可能将用ITO(International Trade Organization)来替代WTO(World Trade Organization)。

内容来自dedecms

  预计180天内WTO改革将取得突破性进展 dedecms.com

  《21世纪》:但美国已经拒绝了欧盟改革WTO的方案,对吗? 本文来自织梦

  拉米:这只是谈判的一个阶段。如果我们要开展谈判,那么就有很多战术立场,但WTO就是谈判必须发生的地方。任何谈判都需要时间来处理不同的意见。谈判代表要谈,结论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。

织梦好,好织梦

  《21世纪》:你觉得最终美国会接受欧盟的方案? copyright dedecms

  拉米:他们不会接受当前的方案。这是一个谈判,意味着双方为了达成共识都要做出一些妥协。

copyright dedecms

  《21世纪》:那么现在各方就哪些问题应该优先改革有共识吗?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  拉米:我觉得,有两个问题需要被优先处理:一是补贴规则,二是争端解决进程。这是当前最紧迫的两个问题。很多其他的问题可以之后再处理。 织梦好,好织梦

  《21世纪》:让我们来谈一下争端解决机制。美国和欧盟就这个问题最大的分歧在哪里?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

(财经窝小编:财经窝)

专家一览机构一览行业一览